• 张成哲——贡献卓着的革新大王
            

    在工业博物馆的铁西馆,有两件不同寻常的宝贝,一件是电动筛子,另一件是砂轮机。说它们是宝贝吧,又令人有些疑惑,因为它们实在太简陋了,简陋到只有几根铁丝几块铁片,但它们却是实实在在的真宝贝,因为它们曾为工人师傅和工业生产做出了不凡的贡献。这两件宝贝都与一个名响当当的名字有关,他就是贡献卓着的革新大王张成哲。

    提起张成哲的名字,在沈阳市铸造行业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于1950年沈阳铸造厂当设备维修工人,在40多年的时间里一直刻苦学习、虚心求教,掌握了设备维修技术,先后完成了800余项技术革新,比如自动操作芯片机、六○大暖气片造型机、铸造管漂浮试验机、自动送砂机、双头压轮机等。其中重大项目就有60余项,填补国内、省内空白18项,节约各种原材料几千吨,为国家创造和节约1000多万元,人们都称赞他是“革新大王”。张成哲先后八次被评为沈阳市劳动模范,三次特等劳动模范;六次被评为辽宁省劳动模范,四次特等劳动模范;还先后两次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被全国总工会评为全国职工技协先进个人并受到江泽民胡锦涛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图片3.png 

    这是建国初期张成哲设计制作的电动筛子,主要用来分离砂石,在此之前,工人们一直靠人力来完成这项工作,劳动强度非常大,张成哲看在眼里,决心发明一种可以减轻体力的工具”。他边干活,边琢磨,利用业时间看书,找资料,做设计。经过两个多月的苦心钻研,终于发明了这台电动筛子,它不仅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更重要的是把工人们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了出来,工人兄弟由衷地为他竖大拇指。

    张成哲爱动脑搞发明,但在50年代,经常找不到材料,非常苦恼,一次他专程到鞍山拜访了孟泰,参观了“孟泰仓库”,深受启发,豁然开朗。回厂后在厂里搞起了两个废品回收小仓库,里面装着捡来的几万件齿轮、轴承、电器元件等等,职工们都亲切地把这两个仓库叫“万宝库”。张成哲每项革新和创造,都离不开这个神奇的“万宝库”。下面这台砂轮机就是万宝库里的宝贝变化而来的。

     

    图片4.png 

    这台砂轮机是专门磨刀具和工具的,和当时别的普通砂轮机比,它的振动小,噪声低,而且降低了人工操作强度,大大提高了劳动效率。工人师傅们亲切地叫他“革新大王”。

    20世纪60年代初,沈阳铸造厂生产一种长600毫米的翼型暖气片,工人们都管它叫“六Ο大”。当时,造砂型大部分已是机器作业,但是像“六Ο大”这种结构复杂、棱角突出的铸件还需要造手工操作。8小时内,一个人要用锹往砂箱里装1万斤砂子,要用七八斤重的砂冲子在砂箱里捣8000下左右,百斤重的砂箱要抬上抬下300多次。老师傅们编了个顺口溜:“提起六Ο大,神鬼都害怕;要吃这碗饭,就得拿命换。”张成哲发誓要革新它,厂领导也很支持,成立了张成哲牵头的“六Ο大”机械化造型研究小组。他们经过100多次试验、历时三年,终于在1965年2月研制成功“六Ο大”机械化造型生产线。人们高兴地看到:造型工人把砂箱往机器上一放,输送带上传过来的型砂经过漏斗流进砂箱,装满后机器自动震动几下,合格的砂型便造成了。造好的砂型从两根铁轨上放砂型的平车自动进窑。这条生产线80%是利用废旧材料加工而成的,仅此一项就为国家节约20多万元。人们给“六Ο大”生产线起了个响亮的名字,叫作“翻身一号”。它填补了国内铸造行业的一项空白,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特地来拍了电影。

    张成哲搞革新,越干越有劲。当时,沈阳铸造厂的化铁工序,一直采用固定前炉进行生产,出一次铁水,捅一次、堵一次出铁口。浪费时间又消耗体力,操作工人还常被喷出来的铁水烫伤。张成哲开始一心一意研究自动化生产流程。但急需的材料没处去领,重要的零件没人给安排加工,他克服重重困难,继续坚持干下去。1968年11月,经过整整一年的努力,自动化轴流式回转前炉试制成功。当时,《铸造机械》杂志以《一按电钮,铁水就自动流出来了》为题,报道了这个填补我国铸铁工艺空白的革新成果。

    张成哲这位“革新大王”,用自己的钻研精神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成为沈阳铸造工人不畏困难勇于创造的精神象征。